不吹不擂,講述真實的伯克利音樂學院

深度 03-31 11:00   閱讀數:977

資訊 - 文章內容頂部動圖

文章轉載自公眾號:編曲中國

 

提到伯克利音樂學院,大家一定不會陌生。這所音樂學院因為歐陽娜娜進入公眾視野,隨著王源的入讀更引起了一場“把伯克利拉下神壇”的網絡浪潮,那么伯克利音樂學院到底是什么來頭呢?

 

 

首先,強調一點,伯克利音樂學院和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,除了名字相似以外,沒有半毛錢關系,但是和另外一所世界名校麻省理工學院卻有著深厚的淵源。

 

伯克利音樂學院是美國的現代音樂學院,始建于1945年,創始人正是麻省理工學院教授鋼琴和作曲的勞倫伯克教授。

 

其坐落在美國波士頓,與哈佛大學、麻省理工學院比鄰而居,隔河相望,從學校步行即可到著名的波士頓交響樂大廳。校區周邊治安很好,學生可以全面感受波士頓的音樂和文化。

 

 

置身于伯克利音樂學院,你很難感受到自己正走在一個完整的校園中,因為它的建筑比較分散,且有高有低,鮮有草坪綠植,和周圍的MIT和哈佛等頂尖學府形成了鮮明對比,甚至明顯缺少美國普通大學應有的各種文化活動、體育賽事及假面舞會,社交聯誼會少之又少。

 

也難怪從伯克利音樂學院走出去的校友稱,“這里只擁有音樂,這里只適合做音樂。

 

流行音樂界的王者

 

在伯克利音樂學院身上最耀眼的標簽當屬流行音樂近半個世紀以來,伯克利音樂學院始終走在流行音樂的前沿,主要教授爵士樂、搖滾樂等現代音樂,其最大的特點是把爵士樂、搖滾樂等通俗音樂作為受人尊重的學術性課題來研究,并將全校主要的財力、人力和教育資源放在現代音樂上,這是與茱莉亞(The Juilliard School)、柯蒂斯(The 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)等音樂學院最大的不同。

 

 

雖然,伯克利音樂學院在流行音樂方面傲視群雄,但它并非綜合類的音樂院校,在其他方面,尤其是傳統音樂、古典音樂方面略顯弱勢。在伯克利,有一個專業是傳統作曲(Composition),但在校學生中很少有人學這個專業。對于學生來說,花掉高昂的學費在爵士樂學校學習古典音樂,還不如繞道隔壁的新英格蘭音樂學院,或者其他古典音樂學院。

 

因此在音樂圈鄙視鏈中,伯克利音樂學院處于“下等”地位,被很多人認為是名不配位的“水大學”吐槽大會中臧鴻飛的一番話就是最好的印證。

 

 

但如果流行音樂是你的最愛,那么伯克利音樂學院就是你的世外桃源。在朝著音樂奔跑的路上,每個人都需頂風冒雪,孤獨前行。

 

圖片為王源留學紀錄片截圖

 

緊跟音樂發展潮流

 

很少有人知道,伯克利音樂學院是世界第一所教授爵士樂的學校。1945年,麻省理工學院的鋼琴和作曲教授勞倫·伯克在麻省理工旁邊開設了爵士音樂的課堂,但卻只招收到一名學生。

 

因為當時的爵士樂還沒登入大雅之堂,大多在俱樂部或小酒館里演唱,以詼諧逗趣的談話和唱情歌的方式供人們娛樂。后來,隨著爵士樂的變化和發展,伯克利吸引了許多有志于學習現代音樂的學生,學校規模隨之發展壯大。

 

 

進入20世紀50年代,搖滾樂在工業文明的浪潮下流行開來,并迅速得到了年輕人的喜愛。順應時代大潮,伯克利音樂學院便開設了搖滾樂、藍調以及鄉村音樂等課程,深受學生喜愛。據統計,在伯克利音樂學院,搖滾樂手和爵士樂手占了學生人數的大多數。

 

20世紀60年代是通俗音樂大行其道的年代,為了滿足音樂愛好者的需求,伯克利音樂學院增添了通俗歌曲寫作等課程。

 

 

到了90年代,音樂已經成為年收入數百億元的產業,伯克利音樂學院又設置了音樂商業企業管理專業,以培養既懂音樂又懂市場行銷的現代商業管理人才。

 

此后,隨著音樂療法在美國的興起,伯克利音樂學院又設立了相應專業,以培養下一世紀也許會流行的全新音樂醫療方法和技術。正是由于這種順應時代的發展,伯克利音樂學院才享有盛譽。

 

格萊美獎專業戶

 

如果說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是一個批量生產諾貝爾獎得主,圖靈獎得主,還有奧斯卡金像獎得主的學校。那么伯克利音樂學院就是一個格萊美獎制造工廠,至今已經捧走了280多座格萊美獎杯。

 

單是在16年的第58屆格萊美頒獎典禮上,伯克利音樂學院的畢業生就拿下了23個獎項,占獎項總數的20%以上。

 

 

伯克利音樂學院,從來不缺音樂巨星和奇才,比如世界爵士吉他三巨頭里的John Scofield和Bill Frisell,以及十大最偉大的搖滾吉他手之一的Steve Vai等。

 

伯克利音樂學院的校友中還有很多我們熟悉的音樂人,比如王力宏,《江南Style》的“鳥叔”樸載相,香港作曲家顧嘉輝,SUPER JUNIOR-M 中劉憲華及《前任3》唱體面的歌手于文文,歌手張杰也曾在伯克利音樂學院短暫進修過。

 

學音樂不一定挨餓,但要刻苦

 

“音樂家不一定非要挨餓。”這是勞倫斯伯克最常說的話之一。一個音樂家可以是生活在藝術虛幻世界的創造者,但是他同樣需要生活技能。伯克利不僅教音樂,同時還教學生穿小禮服時不要穿棕色鞋子,在文雅的婚禮上應該用什么樣的節奏演奏,如何使自己的收支平衡,以及為什么在特約表演會上和錄音制作時要準時到場等。

 

此外,對于那些偶然到來的觀光客來說,最令他們吃驚的是學生們的刻苦勤奮。那些尋找地方色彩的旅游者發現,這里幾乎沒有紋前額的學生,也沒有戴鼻環的,奇裝異服的青年在這里可能比在哈佛還要少。這里也沒有像其他學校一樣的周五社交聚會、各種各樣的假面舞會,以及吞煙吐霧、吸毒等問題少年。
伯克利的學生,或者是因為太認真,或者是因為太窮(伯克利音樂學院的學費十分昂貴,每年45K美刀),或者兩者兼而有之,他們不能白白浪費時光。

 

 

 

 

責編:榮幸

文章轉載自公眾號:編曲中國

(長按可閱讀原文)

我要評論(評論要求5-500字)

全部評論(共0條)

    网络赚钱方式大全